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劉元春 楊瑞龍 毛振華 彭文生 魯政委 劉瑞明聯合解析“黑天鵝”下的“灰犀牛”困局

劉元春 楊瑞龍 毛振華 彭文生 魯政委 劉瑞明聯合解析“黑天鵝”下的“灰犀牛”困局

發布人:中國宏觀經濟論壇     發布時間:2020-03-23     瀏覽次數:5339次

2020年3月21日,由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經濟學院、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有限公司聯合主辦的中國宏觀經濟論壇宏觀經濟月度數據分析會(2020年3月)在線上舉行。論壇隆重發布2020年3月中國宏觀經濟月度數據分析報告。

        論壇由中國人民大學一級教授、經濟研究所聯席所長、中國宏觀經濟論壇(CMF)聯席主席楊瑞龍主持,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聯席所長、中國宏觀經濟論壇(CMF)聯席主席、中誠信集團董事長毛振華,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教授、中國宏觀經濟論壇(CMF)主要成員劉瑞明,光大集團研究院副院長、光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彭文生,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等嘉賓出席本次論壇。

        論壇第一單元,劉瑞明教授代表中國宏觀經濟論壇課題組發布報告——《疫情“黑天鵝”沖擊短期下行,破解“灰犀牛”助力長期增長》。報告指出,2020年初,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構成了影響全球經濟金融波動的“黑天鵝”事件。在疫情沖擊下,我國經濟下行壓力劇增,各項指標下行嚴重。2020年1-2月,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總額同比下降24.5%。2月份,全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同比上漲5.2%,環比上漲0.8%,其中食品價格上漲21.9%;城鎮調查失業率為6.2%,較去年同期攀升0.9個百分點;對美、日、歐的出口金額增速大幅下降,分別為-27.7%、-18.4%、-24.5%;制造業PMI為35.7%,環比下降14.3個百分點,跌至榮枯線以下。從目前來看,疫情對于一季度的經濟增長可能會產生較大的影響,由于疫情期間消費、投資、出口、就業等一系列指標都受到了很大影響,一季度的經濟可能會出現大滑坡。

        但是,面對“疫情”,在中央及各級政府的領導下,全國上下“眾志成城”,采取了有效的防治措施。截止2020年3月16日,湖北內外新增確診均已連續保持低位運行,意味著在這場疫情防治戰中我們已經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隨著國家對疫情的聯防聯控機制的有效部署,復工復產的有序運行,以及一系列短期救助措施的出臺,以及天氣轉暖、新冠病毒藥物的研發和臨床實驗推進等利好因素,預期疫情對于經濟的沖擊更多地體現出短期效應,預期2020年中國經濟將呈現出“低開高走”的態勢。隨后的幾個季度的增長會出現較大反彈。

        報告認為,應該從短期和長期兩個方面入手。短期針對疫情“黑天鵝”,短期采取“底線救助”思維,運用各種政策手段,助力受災地區、行業、企業脫離困局,積極組織各地有序復工,恢復正常的生產秩序,長期針對中國經濟中的“灰犀牛”,加大各項改革力度,破除現有的制度性壁壘和阻礙,逐步解決深層次結構性矛盾,釋放新一輪改革紅利。

        報告第二單元,與會嘉賓圍繞話題“疫情下的中國宏觀經濟”發表精彩觀點及討論。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聯席所長、中國宏觀經濟論壇(CMF)聯席主席、中誠信集團董事長毛振華指出,從目前來看,疫情對中國經濟以及全球形勢的影響遠遠超過了我們的估計。按照世衛組織的規定,中國病例清零后仍需保持兩個14天,才可解除“大流行”的預警。在此之前,中國與國際的能源、物資、運輸等往來均受限制,中國要把“疫區”的帽子摘掉還有漫長的路要走。對此,他建議,第一,調整原先工作目標,適當推遲百年目標和脫貧目標;第二,既要防控疫情,也要發展經濟,“雙底線”思維要因地制宜;第三,精準救助,免除武漢市中小企業賦稅三年;第四,在武漢建立國家公共衛生戰略儲備總中心、總基地;第五,對疫區居民發放消費券;第六,加強各省市和湖北各個地市對口支援。靠新基建強力刺激不可取,但是通過發放消費券的形式促進居民消費,既是救急,也是救助,應當予以考慮。

        光大集團研究院副院長、光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彭文生認為,疫情對經濟的沖擊與傳統經濟周期波動不同,首先,疫情客觀意義上減少了接觸性經濟活動,因此,疫情下的刺激需求不同于傳統的刺激需求;其次,恐懼的情緒在金融市場蔓延。這兩點特殊性決定疫情對經濟的短期沖擊巨大,但是從中期來看,當疫情消失,信心恢復,經濟活動又將步入正軌。因此,疫情下的政策應對一定要注重人文精神,關注民生,扶持百姓。疫情對經濟會產生以下影響,首先,疫情會引導公共、私人部門更大地力度投資數字經濟的基礎設施和技術,這意味著服務業效率將明顯提高。其次,疫情會引導人們更倡導健康消費。第三,疫情會增加各國政府在扮演公共角色時發揮的作用。第四,疫情突出暴露出的收入分配問題應得到足夠的重視。當前經濟不需要強刺激政策保證增長速度,政策取向應更關注民生。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指出經濟回升速度取決于財政政策的力度和作用點。魯政委認為“新舊基礎設施建設”相結合應成為財政政策的抓手。關于復工復產方面,中央需要做出統一解除疫區的認定標準,以便清除勞動力復工的種種障礙;同時,勞動力輸入地可以集中統計所需勞動力及其來源地,統一安排勞動力的跨區域流動。建議政府把失業救濟金返還給中小企業,以便解決其資金難的問題。貨幣政策方面,建議將企業的存量貸款轉成累計優先股,以便緩解企業償債壓力。外需方面,要加強對國外防疫物資的供給,充分利用前期我國轉產的防疫物資。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指出,疫情對一季度我國經濟的沖擊超出預期,一季度已經確定負增長。中國經濟目前遭遇以下沖擊:第一,疫情所帶來的“休克停擺效應”;第二,重啟經濟系統復工復產的高成本;第三,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必定會導致各國管控模式向中國模式靠攏,這將會導致全球化的生產體系、產業鏈和資金鏈出現斷裂。因此,要保證經濟循環常態化和就業的穩定化,僅按照目前“六穩”和“新基建”的節奏,拘泥于3%財政刺激的限制是難以應付的。因此,我建議,第一,要基于底線思維制定擴張的政策組合;第二,必須短期刺激和中期調整、擴張相結合;第三,財政赤字率要突破3%,甚至是3.5%。由于經濟停擺必然需要大推動,但是,絕不能是簡單地進行基礎設施建設,而因該通過救助的形式刺激短期消費,既可以兼顧危機救助,又可以保證經濟增長。從中期來看,刺激經濟要堅持民生導向。

        會末的Q&A環節,媒體記者與嘉賓進行了深度互動。
        Q(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歐美國家的大規模刺激政策會對各國,特別是中國帶來什么樣的影響?
        A:魯政委表示,歐美國家央行零利率政策首先會使其金融機構抗風險大幅度下降;其次還會迫使投資者在金融市場加杠桿;第三,還會使得僵尸企業持續存在。當前,中國人民銀行面對降息與否的兩難困境,一方面,如果不隨著主要經濟體一同降息,會造成過強的貨幣升值壓力;另一方面,如果進一步降息,會加劇經濟脫實向虛的壓力。但是,也要認識到,這是一次促進金融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的契機。


篮球录像回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