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毛振華:我親歷疫情防控,疫情影響遠超預期,應適時調整今年的工作目標

毛振華:我親歷疫情防控,疫情影響遠超預期,應適時調整今年的工作目標

發布人:中國宏觀經濟論壇     發布時間:2020-03-26     瀏覽次數:1687次

        以下觀點整理自毛振華在中國宏觀經濟論壇(CMF)宏觀經濟月度數據分析會(2020年3月)上的發言 

        我談一點我自己這段時間參與疫情防控的一些感受。在疫情期間,我跟疫情防控中央指導組、國家衛健委和湖北指揮部都保持了聯系,也和湖北省相關領導開了視頻座談會,提了一些文字建議,和武漢疫區也一直保持聯系。我講的可能更實感一點,因為我是湖北人,也參與了一部分救援方面、經濟恢復方面的工作并起到了一些作用。

疫情的影響遠遠超過此前預期

        當前情況下,一個基本的判斷是,疫情的影響遠遠超過了2月初疫情不明朗時的判斷。1-2月份供需兩側宏觀數據都出現了負增長,一季度經濟出現負增長在所難免。1月底我們預計一季度GDP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2-3個百分點,全年回落1個百分點,現在看起來這個看法太樂觀。現在疫情的擴散情況已經遠遠超出了我們當時的預計,比我們當時最悲觀的還要悲觀很多,這點大家應該有清醒的認識。

        從疫情防控形勢來看,疫情的發展已經遠遠超出之前預期。疫情全球蔓延的形勢已經超過了我們之前的想象。現在全球那么多國家確診病例過萬。我看美歐正在重復武漢早期防疫應對失誤的過程。武漢早期的時候輕視了這個病毒的毒性,覺得流感都能死很多人,這個病死不了多少人,死的都是老人、有基礎疾病的,所以沒什么大問題。后來武漢市出現了大規模病亡的現象——現在意大利也是一樣——才知道這個病非常厲害。武漢的疫情發展大概經歷了以下幾個階段:第一階段是不重視,讓病毒撒丫子了,第二階段是封城初期由于恐慌大家都去醫院檢查而發生醫療資源擠兌導致感染加大,第三階段是由于醫院收治能力不足只能讓輕癥患者居家隔離,但居家隔離并沒有起到良好效果,居家隔離最后的結果是導致以家庭為特征的一波大傳播。這是我的判斷,在1月24日我就向有關方面建議一定要應收盡收,如果做不到應收盡收,則應該實行集中隔離。在后來湖北省和武漢市均換了干部實行應收盡收之后,武漢疫情進入了第四階段,在沒有疫苗和特效藥的情況下,經過兩三周的努力,有效地將疫情控制下來。現在美歐還沒有集中隔離、應收盡收,以他們國家的實力本來可以做到的,但因為各種原因之前并沒有采取這一措施。在當前疫情已經大爆發的情況下,再采取這一措施可能還真有困難。因此,我判斷國外疫情發展將更糟糕。當然,近期以來對這些國家來說他們已經采取了非常極致的措施,但目前看來還是不夠,還是沒有拿出當年應對歐洲鼠疫、黑死病那么大的決心。

image.png

        在疫情全球蔓延的情況下,雖然我們國家疫情的社區傳播得到了控制,但輸入威脅在加大。在這個背景下,未來一段時間內宏觀經濟的運行環境很難得到根本的改善。按照世衛組織的規定,在國內新增病例清零之后還需要28天才能解除對中國疫情大流行的預警,這不僅僅是社區新增病例清零,還要輸入性病例清零。在預警解除之前,國際社會對中國采取的防控等級都不會降低,能源、物資的運輸都會受到影響。在當前疫情輸入風險依然較大的情況下,讓世衛組織解除中國疫情大流行的預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鑒于疫情的蔓延,當前疫情對中國GDP的影響到底多大還說不清楚,現在作判斷還為時過早,應該用更困難的心態來對待。在這個背景下看,上半年中國GDP出現零增長都是有可能的,全年可能同比增長一點點,也就是這樣的格局。這是我的判斷,當然可能我比較悲觀一點。盡管如此,中國仍然是全球大的經濟體中,難得的可以錄得正增長的國家。

警惕疫情導致的次生災害

        在警惕疫情給經濟帶來的沖擊的同時,我們還需要認真關注疫情導致的次生災害,這涉及到經濟增長、就業以及社會心理等多個方面的問題,我大抵舉幾個方面的例子。

        一是要關注疫情沖擊下相關群體的心理健康問題。武漢作為本次疫情的中心,數千個家庭出現死亡,在疫情的陰影下甚至沒有任何告別儀式。這么多人未能有尊嚴的告別這個世界,是我們這個文明社會里最大的悲劇,給病人家屬帶來了很大的心理創傷。在疫情逐步得到控制之后,我們要正視疫情帶來的這種心理創傷,并采取適當的措施盡量撫慰這種創傷。

        二是關注疫情之后整個供應鏈尤其是湖北區域供應鏈恢復的問題。疫情期間采取的一系列防控措施導致企業生產停滯,當前來看企業復工復產進度仍受限,產業鏈的恢復仍存在一定壓力。作為疫情中心的湖北的壓力尤其巨大。疫情之下,武漢地區的產業供應鏈基本中斷,在疫情之后武漢區域企業將面臨重建上下游供應鏈的巨大壓力。與此同時,疫情之后,公共衛生系統的恢復、社會運行體系的恢復都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三是關注湖北區域外出務工人員的問題。湖北是勞務輸出大省,常年出省務工600萬人左右,這部分人員的就業對于保就業、穩民生至關重要。但疫情之后防鄂、恐鄂情緒如果不好轉,將給這部分人員的就業帶來很多人為的阻力。比如,最近各地陸續復工復產,但只要是湖北人,都需要自費進行14天的集中隔離,隔離費以200-300元/天計算,湖北外出務工人員僅這一項的支出就高達170-250億元,這給湖北外出務工人員帶來了極大的財務負擔。

調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舒緩民生

        對疫情之下經濟走勢的看法,我不太贊同經濟很快就恢復的可能性,我們不妨更悲觀一點,再悲觀一點。在這種背景下,我有這么幾個建議:

        第一,適當調整2020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2020年是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收官的關鍵時點,原定需要實現兩大重要目標:一是國內生產總值到2020年比2000年翻兩番,這就意味著今年GDP必須實現5.5%以上的增長;二是扶貧攻堅,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但在疫情這一“黑天鵝”沖擊下,我建議中央可以在今年“兩會”上宣布推遲這兩個戰略目標的實現,重點放到民生工程上來,以舒緩社會壓力。政策目標的適時調整有助于社會各界能夠以更加堅定、淡定的心態來應對疫情,保持社會的穩定,也避免了相關工作人員在壓力之下層層造假導致統計數據失真。

        第二,在指導思想上,要堅持防控疫情、發展經濟“雙底線”思維。我們喜歡講底線思維,而我則強調雙底線,但以前主要是講穩增長、防風險的雙底線思維。在疫情之下,現在這個“雙底線”可以調整為兩個方面:防控疫情是一個底線,發展經濟是另一個底線。中國這么大,一個省市相當于一個國家,一個縣都相當于其他國家的一個大城市。在這種情況下,可以授權省一級根據情況分類指導,有的地區以防控疫情為主,有的地區以發展經濟為主。但對疫情不可以放松,兩個底線都要保住。

        第三,實施精準救助,加大對企業重點扶持力度。疫情沖擊之下,中小企業面臨很大的困難,大量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出現破產。本來有些中小企業差不多就在破產的邊緣地帶,這次在疫情沖擊之下,有些老板就說這次我們關門也不算丟人,就算了。政策尤其需要加大對中小企業的扶持力度,但簡單地搞財政補助還不行,可能會導致財政支出加大、腐敗等問題。我建議,對愿意開工復工的中小企業要加大扶持力度,見苗澆水,對武漢區域的中小企業可以宣布免稅三年,還可以鼓勵創業。

        第四,在武漢建設國家公共衛生戰略儲備基地。一是武漢是國內此次疫情中心,在武漢建設國家公共衛生戰略儲備基地,也是一個紀念;二是武漢是交通運輸樞紐中心,交通運輸極為便利;三是體現了中央對武漢的支持,基地的建設短期來看可以帶來就業,長期來看會推動湖北地區成為醫療物資重要的生產基地,具有推動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的長效作用。

        第五,對武漢疫情期間居家的居民發放消費券,助力消費恢復與經濟恢復。可以仿照香港、美國等區域的經驗,向疫情期間居家的居民每人發放1萬元的消費券。以武漢市居家人口來考慮,發放消費券從財政支出壓力的角度來看并不大,根據我們國家的實力可以承擔。

        第六,建立發達省份對湖北恢復生產的對口支援機制。對口支援不僅短期內有助于湖北發展生產和經濟的快速恢復,長期來看也有助于湖北學習發達地區的經濟發展、社會治理經驗,形成雙方面的良性互動,有助于湖北經濟和社會的長遠發展。與此同時,也應建議中央各部委制定對湖北的幫扶政策,幫助湖北解決實際困難和具體問題。


篮球录像回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