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報道 | 中誠信國際:美國主權評級展望由穩定調至負面,維持AAAg主權信用級別

媒體報道 | 中誠信國際:美國主權評級展望由穩定調至負面,維持AAAg主權信用級別

發布人:新浪財經     發布時間:2020-04-21     瀏覽次數:780次

        北京時間4月21日,中誠信國際發布公告,將美利堅合眾國(以下簡稱美國)評級展望由穩定調至負面,并維持其AAAg主權信用級別。

        中誠信國際認為, 在美國經濟進入下行周期的背景下,新冠疫情的爆發對生產及消費活動造成嚴重沖擊,將導致美國經濟陷入衰退,經濟、財政及地緣政治風險均有所抬升。經濟增長進入放緩通道、財政赤字惡化以及債務水平持續攀升對其主權信用水平構成壓力。支持美國評級展望調整為負面的因素主要包括:(1)新冠疫情嚴重沖擊美國生產及消費活動,美國經濟將陷入衰退;(2)經濟急劇放緩疊加財政刺激政策進一步導致美國債務快速增長,財政狀況發生明顯惡化,削弱美國財政實力;(3)疫情或將加劇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及民粹主義傾向,導致地緣政治風險上行,對其經濟發展前景形成抑制。

        在美國經濟放緩的背景下,新冠疫情的爆發加劇了經濟下行風險,預計2020年美國經濟將陷入衰退。2008年金融危機后,美國經濟創下了歷史上最長的十年擴張周期。2017-2018年美國經濟強勁復蘇,分別實現了2.2%和2.9%的經濟增長,超出大部分發達經濟體。但隨著特朗普稅改的紅利逐漸消退,且全球貿易和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令凈出口和企業投資明顯下滑,2019年美國經濟有所放緩。在經濟進入下行周期的背景下,疫情爆發嚴重沖擊生產及消費活動,失業率短期內急速攀升,對原油和其他大宗商品的需求大幅降低。疫情沖擊下,全球金融市場波動劇烈,以美元升值為特征的全球美元流動性收緊,凸顯了全球金融體系的脆弱性,由于美國企業杠桿處于抬升通道,市場信心下滑以及經濟活動的停滯加劇了流動性和資產價格的相互惡化。為應對經濟衰退及金融市場波動導致的流動性危機,美聯儲連續兩次緊急降息,將聯邦基金利率調整至接近零的水平,并啟動開放式量化寬松計劃,加碼向全球提供美元流動性。量化寬松對緩解通縮預期和市場流動性風險起到積極作用,但大幅降息壓縮了后續貨幣政策空間。在疫情擴散階段,量化寬松對于實體經濟的帶動作用相對有限,無法改善悲觀預期下居民消費支出和企業投資行為,對經濟總需求的拉動有限。從GDP構成來看,美國第三產業比重高達81%,疫情對服務業造成沉重打擊,并對美國就業市場造成重創,預計二季度美國失業率將超過10%,經濟將下滑30%以上。若疫情在二季度內得到控制,美國經濟有望在三、四季度實現反彈,預計2020年美國經濟將下降5%,2021年或有望反彈。若疫情持續時間較長,經濟持續停擺將導致美國經濟陷入蕭條。總體來看,美國經濟增長已進入放緩通道,疫情對經濟的嚴重沖擊進一步加劇了經濟放緩的態勢。

        疫情沖擊下,美國經濟增速急劇放緩疊加財政刺激政策,大幅推升美國的財政赤字及債務水平,進一步削弱美國的財政實力。受2008年金融危機影響,美國財政赤字率一度上漲至13.6%,隨著經濟增速回升赤字率不斷回落,2015年達到2.5%的低點。2015年以來,美國財政赤字率不斷上升,由于稅改導致財政收入縮水以及國防、老齡化等相關支出的增加,2019年財政赤字率達5.9%。此外,2012年以來,美國一般政府債務/GDP持續高于90%,政府債務水平處于攀升通道。在此背景下,疫情沖擊將導致經濟增速急劇放緩,財政收入銳減。為應對疫情,近期美國已通過2.5萬億美元的刺激計劃,總規模超過GDP的10%。綜合來看,雖然刺激性的財政、貨幣政策干預,短期緩解了金融市場動蕩,但經濟放緩疊加大規模刺激政策將進一步加劇財政收支平衡壓力。預計2020年聯邦財政赤字率將從2019年的4.6%升至15%。由于各州和市政當局的財政將面臨支付失業救濟金等更多需求,預計2020年一般政府總債務占GDP比重將升至110%以上。若美國在此次沖擊后經濟實力減弱且債務負擔持續上升,美元資產吸引力下降或加劇再融資風險。

        疫情或將加劇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及民粹主義傾向,導致地緣政治風險上升。2018年美國強勢重塑國際關系格局,通過發起中美貿易摩擦、退出巴黎氣候協定、重新制定北美貿易協定、阻礙國際貿易組織貿易爭端解決機制運作等單邊主義行為試圖重塑國際規則,導致美國面臨的地緣政治風險有所抬升。2019年11月,中美貿易摩擦出現緩和跡象,并于12月達成第一階段協議,但貿易保護主義及單邊主義仍是美國經濟面臨的主要風險之一。疫情引發的全球隔離舉措及恐慌情緒,或增加部分民眾對于保護主義和民粹主義的認同,導致逆全球化進一步升溫。后疫情時代,美國將加速調整其全球戰略,或加大“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重塑國際貿易格局,加速全球性資本及產業回流。地緣政治風險的上升將對美國經濟前景形成抑制。此外,疫情沖擊下,收入分配不平等和發展空間不平衡的問題再次凸顯,民粹主義傾向有所抬升。2020年為美國大選年,兩黨分裂加劇將對其制度實力帶來一定負面影響。

        與此同時,能夠支持當前美國主權信用級別的因素主要包括:美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經濟結構多元且國民收入水平高,經濟實力極強;美國擁有靈活的市場和金融體系,司法體系完善,在國際貿易、商業、金融等領域占據主導地位;受益于現階段美元和美債在全球金融體系中處于核心地位,外部融資渠道暢通,對外償付實力極強。

        未來可能導致評級下調的因素包括:若疫情不能得到及時控制,此次沖擊進一步向金融及經濟危機發展,或導致經濟陷入長期蕭條;財政實力持續惡化,動搖美元全球最主要貨幣的地位,加劇金融體系的脆弱性;地緣政治風險抬升對經濟前景形成抑制。上述因素可能增加主權評級下調壓力。


篮球录像回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