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報道 | 中誠信國際:從債券市場角度看《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

媒體報道 | 中誠信國際:從債券市場角度看《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

發布人:新浪財經     發布時間:2020-04-11     瀏覽次數:1249次

        2020年4月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頒布了《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分別針對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數據等五大要素提出市場化改革意見,將對我國要素市場產生深遠影響。作為資本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意見》明確提出“加快發展債券市場”,同時《意見》還指出“提高債券市場定價效率”。中誠信國際認為,《意見》為債券市場化改革提出方向,隨著相關改革細則落地,將有望進一步完善債券市場基礎設施,推動債券市場高質量發展。

        市場擴容可期,信用層次或有望進一步豐富

        過去十多年債券市場快速發展,目前國內債券市場規模已經超過100萬億元人民幣,是全球僅次于美國的第二大債券市場。《意見》提出“穩步擴大債券市場規模,豐富債券市場品種”,未來幾年債券市場仍有望保持穩步增長,預計年內債券規模占GDP的比重將超過100%,五年內債券市場規模有望突破150萬億元人民幣。

        從債券品種上看,圍繞穩增長、調結構、促改革的各項要求,近幾年債券市場推出了不少新產品,如地方政府專項債、永續類債券、綠色債券、供應鏈票據、疫情防控債券等,較好地滿足了市場主體多層次、多樣化的融資需求,但整體來看,國內債券市場融資門檻仍相對較高,發債主體主要以政府及政府支持機構為主,利率債占比約55%,公司信用類債券由于監管機構在債券銷售、交易過程中制定了多種以信用評級作為其中一個評價指標的規則,使得低等級債券或發行人較難獲得市場認可,信用層次難以有效區分。大量信用資質相對偏弱的中小民營企業難以進入債券市場融資。

        《意見》提出“增加服務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的金融服務供給”,未來債券市場或將在適應實體經濟發展需要的基礎上,為不同規模、不同類型、不同成長階段的企業提供差異化服務,特別是有望推出更多針對中小民營企業債券融資品種,提高低等級企業發債比重,發展高收益債市場。在此基礎上,還應考慮從發債用途及條款設計及產品結構方面進行創新,同時應積極發展利率及信用衍生品產品,為投資者風險管理提供必要的金融工具。

        探索公司信用類債券注冊管理制度,完善信息披露與違約處置機制

        隨著新《證券法》正式落地實施,注冊制在公司類信用債市場已經全面實施。從美國證券發行注冊制度的實踐來看,注冊發行制度的核心為信息披露制度及投資者保護制度。SEC在其職能的表述中明確提到:“SEC的著眼點在于:通過制定證券法規,促進重要信息的披露,以保護投資者利益”。隨著公司類信用債發行制度轉向注冊制,債券市場也必須加強建設信息披露及投資者保護機制。目前債券信息披露的監管方面以發改委、證監會以及央行等政府監管機構為主體,以證券交易所、證券業協會、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等自律組織的市場監督以輔助,中介機構和自律組織的監督權利范圍較為有限,難以對發行人的信息披露進行實質性約束。與此同時監管機構對信息披露真實性、及時性的監督還很不到位,懲處的執行也較為落后,市場上因各種理由延期披露年報、信息披露不實、年報造假的案例屢見不鮮。資本市場對投資者的保護程度也相對較低,就近年來發生的違約事件來說,投資人想通過現有渠道較好地維護自身利益面臨著發行人的消極態度甚至惡意逃廢債務等種種問題。2014年至今發生的多起債券違約事件中,至今仍有部分違約處置無法向前推進。

        《意見》提出“統一公司信用類債券信息披露標準,完善債券違約處置機制”。未來公司信用類債券信息披露制度及債券違約處置機制或將進一步完善。實際上,2019年底央行、發改委和證監會就聯合發文,就公司信用類債券信息披露管理及違約處置要求公開征求意見。可以預期,在不久的將來,更多關于公司信用類債券信息披露制度、違約債券處置政策也將陸續落地,政策或將著眼于統一信息披露規則、加大對違規信息披露的處罰力度、發展違約債券交易市場等方面。

        健全國債收益率曲線,完善債券市場定價機制

        實現風險定價是債券市場有效運行的基礎。而風險定價的基礎是無風險利率體系的建立加上對利率風險、流動性風險和信用風險的有效識別。但國內債券定價的基礎卻有明顯的缺失。這首先反映在受限于1年期以內短期國債的規模較小,國債收益率曲線短期部分無法準確構建。《意見》提出“健全反映市場供求關系的國債收益率曲線,更好發揮國債收益率曲線定價基準作用”,未來債券市場或將在保持現行國債發行節奏的基礎上,提高1年期以內短期國債的發行頻率,增加短期無風險品種交易的活躍度,進一步構建完整的國債收益率曲線,從而為整個資本市場實現準確定價提供有效的基準。

        除此之外,推進債券市場化定價還需要完善信用風險定價體系,應考慮取消或弱化對發行人的信用等級要求,讓市場通過信用評級對發行人進行準確的風險定價來完善債券市場的融資功能,同時完善債券違約處置機制,實現債券市場的有效退出。

        加強債市互聯互通,加快形成債券市場統一監管制度框架

        與股票市場主要由單一的監管部門——證監會監管不同,債券市場呈現出多個監管機構劃地而治的局面。盡管目前債券市場統一監管趨勢已有一定進展,從縮小銀行間和交易所市場投資者差異、統一信用評級業務監管和同類企業信息披露及發行制度、明確違約債券處置要求等層面出發,規范債券市場的發展。但在債券市場結構和基礎制度方面,債券市場的統一仍然道阻且長。一級市場上,注冊制度的流程不盡相同,二級市場上債券的清算和托管的也是嚴格按市場不同安排不同的服務機構這些機構在服務規則上的差異,客觀上造成了債券市場在債券、資金、投資者與信息方面的流動不充分,人為造成了市場分割。

        《意見》提出“推進債券市場互聯互通”,并提出“統一公司信用類債券信息披露標準”、“加強債券市場評級機構統一準入管理”,為構建統一的債券市場監管制度框架指出進一步的改革方向。目前交易所和銀行間市場的互聯互通已有實質進展,銀行業機構已經能夠進入交易所債券市場開展場內交易,未來可考慮建立統一的結算托管體系,從解決轉托管效率低的問題入手,改變當前交易所封閉運行的交易機制,盡早實現當日轉托管,降低轉托管的交易成本。在此基礎上,進一步考慮加強三家機構之間協調配合,形成統一的托管結算規則,最終建立統一的托管結算體系。除此之外,在債券市場發行交易制度、信息披露制度以及投資者保護機制方面進一步統一規則,構建統一的監管制度框架。

        總體而言,中誠信國際認為過去幾年債券市場化改革持續推進,在注冊制改革、債市互聯互通、信息披露與違約處置機制完善等方面均有一定推進,《意見》落地進一步明確了債券市場化改革方向,隨著相關政策細則的落地,將有望提升債券市場運行效率,推動債券市場高質量發展。


篮球录像回放